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修真小说 > 文章

《归剑侠》TXT完结下载

时间:2017-08-13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注:本站以推荐优秀小说为主旨,只提供小说名、作者和以介绍为目的的节选内容,感觉好看请支持原作者。

内容节选:

《归剑侠》


 第一章 林晨

    朝阳初升,照亮一切,柔和的光芒洒落,温暖了芸芸众生,驱逐了黑暗。

    树影缭乱,一缕缕阳光透过树林枝叶间的缝隙,照亮了这里。

    光晕错乱,竟显得有些迷离,朦朦胧胧的。

    树林里,一个约莫七岁左右的孩童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的面容有些憔悴,沾染着厚厚的尘土,发丝蓬乱,衣衫不整之间,还有些褴褛,看起来就像一个小乞丐。

    “我没有死吗?”

    孩童喃喃自语,眼中流露出茫然之色。

    “我这是怎么了!”突然间,孩童不可思议的大叫起来。

    孩童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意,更多的,则是茫然。

    “这是哪来的衣服?我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难道.......我穿越了!”孩童喃喃自语,最后竟然惊奇的高呼,嫩雅的声音响起,让得一些鸟兽被惊飞。

    半天之后,孩童才冷静下来,仔细的分析。

    “是了,我一定是穿越,不然这一切又着怎么解释?”孩童轻语,他感觉脑袋不够用了,实在是,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他的认知不一样,如果不是穿越的话,也没有理由解释了。

    “没想到啊,我林晨竟然也赶上了潮流,成为了穿越大军中的一员。”

    “这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衣着破烂的孩童望向四周,突然间,他的双手捂着脑袋,脸庞抽搐,像是在忍受某种强烈的痛楚,最后,他发出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

    微风吹拂,一片秋叶被从树枝上吹落,跟着微风在空中漂浮,落入了一家院子里。

    院子中,有着几座陈旧的茅庐,虽然陈旧,但是看其整洁的样子,便是知道还有人居住。

    其中一间,有着一道嫩雅的声音传出,若是仔细听的话,便会知道,那是读书的声音。

    读书的,是一个孩童。

    他的神情十分专注,朗朗上口,小脑袋一摇一晃的,倒是有着几分书生的模样。

    春天来了,他在读书。盛夏到了,他在读书。深秋,隆冬来临了,他依旧在读书。

    这个孩童,自然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林晨。

    作为一个穿越者,林晨在经过长时间的了解后,便是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具体框架。

    他不是穿越到了哪一个时空,哪一个朝代,而是穿越到了一个异界,一个崇尚武术的地方,在这里,绝世武功是真实存在的,而非虚幻。

    “老师,这篇文章我会背了。”林晨嫩雅的声音响起,时间流逝,他已经八岁了,身体也不再是那么消瘦。

    “哦?怎么快!”一个坐在椅子上的老者闻言,微微的睁开双眼,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小林晨。

    老者名为姜白衣,半年前遇到了树林中饥困交加的穿越者林晨,将他带了回来,细心教导。

    “你背一次。”白发老者姜白衣拿起一本文书,示意林晨可以开始背诵了。

    “好。”林晨点点头,深吸了口气,随后小小的脑袋便是摇了起来。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银色.........”

    一口气背完,小林晨的脸色便是变得有些红涨。

    他虽然是穿越者,对于这本书文早就烂记于心,但是这副身体却不是自己的,况且年龄还小,要一口气将一本文书背完,还有有些难度的。

    “没想到你的记忆力竟然这么好!”姜白衣满意的点了点头,苍老的脸庞露出笑意,干枯的手中在林晨的头上摸了摸。

    “你有什么问题吗?”姜白衣看着林晨问道,后者一只盯着他看,应该是有什么事。

    林晨低着头,思索一番后,这才问道,“老师,你说武侠真的存在吗?”

    “为什么这么问?”姜白衣讶异,这不是一个孩童该问的问题。

    林晨摇了摇头,他没有说话,他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能说他是穿越者。

    “你可知武侠是什么?”姜白衣抚摸着自己白花花的胡须,目光变得深沉。

    “武,是什么?侠,又是什么?”

    所谓武,讲究的是发掘人体的奥秘,用之来强身健体,那是一种境界,无法说清。侠,那是建立在武之上的一种标准。

    武者尚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这是一种侠。忧国忧民,为民族大义而献身,这也是一种侠。一心追求武道的巅峰,追求至极,完美的武道,这也是一种侠。

    附带意气,以侠自任,武者尚义,墨道非攻,此为任侠。

    “老师为什么不教我武术呢?”林晨问道。

    “江湖恩怨何时了,几家欢喜几家愁?”姜白衣一声轻叹。

    “江湖之事,一旦沾染,想要退出,难........”

    “为什幺要退出?”林晨问道,他想要学武功。

    “你懂什么是江湖吗?你不懂.......”姜白衣摇了摇头。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你说什么!”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林晨抬起头来,双眼直视姜白衣。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姜白衣喃喃自语,一只在重复这句话,他在沉思。

    “对啊!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我为什么要逃避,我不应该逃避!”突然间,姜白衣手掌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身来,口中喃喃自语,最后变成大叫。

    半响,姜白衣不再是那么激动了,他看向林晨,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你......想学武功吗?”

    “想!”

    {新书是武侠类的,幻想武侠,参加征文,望大家多多支持。}

 第二章 心法

    天微亮,人们还沉浸在美梦中,而山中茅庐里的一老一少却是早已起来了。

    这是姜白衣的习惯,也是他定下的规矩。

    “一日之计在于晨,早晨的时光不可浪费。”他如此说道。

    吃过早饭,姜白衣立于院子里,负手而立。他沉默了,不知在想些什么,而林晨则是静静的站在身后。

    “江湖啊......”

    半响,姜白衣一声轻叹。

    “我曾经得到一本秘籍,里面记载了一门无上的心法,但是,不小心泄露了消息,引来无数人的追杀,一家人,只有我逃了出来,在这深山躲藏,一躲就是三十年。”姜白衣充满了苦涩的声音传开,落入林晨的耳中时,后者若有所思。

    “学武之人,讲究静心。”姜白衣回忆后,话锋突然一转,“你学了武功,但文书方面,同样不可懒怠。”

    “是!”林晨点点头。

    “这就好。”姜白衣走进茅庐中,苍老的声音传出,“你随我来。”

    进到茅庐中,林晨跟着姜白衣来到了他的房间。

    只见得姜白衣伸出苍老的手,干枯的手中在地上摸索了一番,最后在一块砖头上敲打。

    “咚咚咚.......”

    “空心的!”林晨的内心升起一个念头,地面上的某一块砖下是空的,可用于藏东西。

    这是武侠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林晨没想到,今天竟然能亲眼看见。

    果然,姜白衣将敲打过的那块砖头挖起,随后一个空洞便是呈现在眼前。

    只见姜白衣将手伸进其中,摸索一番后,拿出了一个漆黑的木盒。

    林晨看见,这个木盒已经很旧了,表面沾染着泥土,边角被磨损,甚至有些地方有着被腐蚀的痕迹,特别是木盒上的那把锁,锈迹斑斑的,看起来随时可能断掉。

    “这个木盒,我藏了三十年。”姜白衣感叹道,语气有些悲伤。

    因为一门心法而家破人亡,被追杀的隐姓埋名三十年,这到底值不值呢

    姜白衣将木盒打开,里面是一本泛黄的书籍。

    “打开看看吧。”他说道。

    林晨没有说话,他小心的接过这本书籍,如同接过一颗绝世珍宝。

    “破天!!?”

    林晨深吸了口气,脸色有些古怪,震惊,疑问。

    “这本秘籍的名字就叫做《破天》,破除一切,傲视苍天!”姜白衣笑了笑,言语间,有些些许的霸道之意流露。

    “我当年仅仅领悟了前三页的内容,就能以一战百,可见这本秘籍的不凡。”

    闻言,林晨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绝世秘籍吗?

    “接下来,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知道了吗?”姜白衣脸色严肃,和先前的样子完全不同了。

    “知道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姜白衣为林晨讲解了许多,关于武学的入门,需要注意的事项,各种问题。

    .........

    山间的一片树林里,一少年手绑绷带,双眼紧盯着前方的一个木桩,口中喝出一声的时候,一拳轰出,重重的打在了木桩之上。

    啪!

    少年出拳很重,虽然没有给木桩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却让其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接连出了几拳,少年的脸色便是变得通红起来,嘴巴一张大口的呼吸着。

    林晨无力的躺在地上,他的双手感到生疼,尤其是被绷带绑住的手指,皮肤已经被磨破了,少许的鲜血流了出来。

    “这副身体不是自己的,年龄终究是太小了。”林晨看着天空,口中喃喃自语。

    “或许......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摇了摇头,林晨从地上爬了起来。

    虽然林晨时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吃点苦头倒是没什么,但他现在这副身体终究只是个孩子,承受不了如此高强度的练习。

    林晨取出一个小瓶子以及一卷白色的绷带,他手上的伤口需要处理。

    将自己手上的绷带拆开后,林晨便是将小瓶子打开,从里面倒出了一些紫色的液体,滴在自己的双手上。

    这些液体有些粘稠,林晨滴在一只手上,另一只手将其均匀的涂抹,刺痛的感觉让他不禁要紧牙关。

    “这些应该是类似于红药水的东西,但是却让人感到很疼。”

    林晨将自己的双手包扎,简单处理了一番,打算继续练拳。

    “不用练了。”

    姜白衣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慢步走到林晨的跟前。

    “老师。”林晨做了一个礼。

    “我没有给你拳谱,却让你练拳,是为了锻炼你,但是,光有蛮力是算不上武功的。”姜白衣慢声说道。

    “这个你拿着。”

    姜白衣从怀里拿出两本书籍交给林晨,示意他打开看看。

    “基本剑法,基本拳法?”

    “十八班武艺,样样都是从最基本的开始。心法和武学是两回事,我传你这两样,是让你从低层锻炼。”姜白衣解释道。

    “可别小看了这两门武学,即便是最基本的武学,也能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林晨点点头,好似半懂半不懂。

    “看好。”姜白衣突然叫道。

    只见他双眼一凝,突然对着前方的木桩出拳。

    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直接捏出拳印,带着霸道无匹的拳风,一拳轰出。

    嘭!

    木桩被姜白衣的拳头打中,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与林晨练习时的声音完全不同。如果细心的话,可以发现,木桩上竟然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凹痕,隐约间,还可以看到几道细小的裂缝。

    “好强!”林晨惊呼。

    “这只是基本拳法?”

    林晨的脑海中突然闪过四个字,大道至简!

    {求推荐票,求收藏。}

 第三章 修行

    接下来的时间里,林晨的修行不再像以前那样盲目。

    姜白衣给了他《基本剑法》以及《基本拳法》这两部武学,在老人的教导下,林晨的武功倒也有了一点点形迹。

    白天,林晨在小树林里练习‘基本剑法’,而姜白衣则是背着一个箩筐往更深的山中走去,直至傍晚才回来。

    胡乱吃过一顿午饭,林晨便是迫不及待的拿起一把竹剑出门去了。

    小路林里,林晨站在一处略显空旷的地方。

    只见他深深的做了一番呼吸,随后,眼神一凝。他突然出剑,其身形也是在一瞬间动了起来。

    “咻咻咻......”

    林晨的剑法倒也练的有模有样,原本就芊细的竹剑在他的手中挥动,在空气中甩着,接连的发出破风的响声。

    “呼........!!!”

    林晨身形一转,手中的竹剑刺入一堆落叶中,他的手微微用力,那竹剑的剑尖便是一挑,猛地从落叶堆中挑起,掀起数片枯黄的落叶。

    随后,林晨转移目标,他的目光落在他用来练习拳法的木桩上。

    “哈!”林晨一声轻喝,手中的竹剑已然刺出。

    “啪嗒......”

    竹剑与木桩相触,清脆有力的响声便是传开。

    林晨的动作丝毫不停,反而更加有力了,一剑又一剑的打到木桩上。

    林晨似乎找到了练习的对象,接下来的时间里,他都拿着竹剑对着木桩出招。

    久而久之,原本光滑的木桩上,不仅仅有姜白衣老人留下的拳印,还多出了几道浅浅的剑痕。

    林晨的剑法,也越来越熟练,从一开始拿木桩练习时的毫无章法以及青涩,变得越加精妙,少了些蛮力,多了些巧妙。

    他的动作行云流水,仿佛练习了千百遍,而事实上,林晨从学习这套‘基本剑法’开始,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

    “不知不觉间,穿越到这里已经三年了。”林晨轻声自语。

    对他来说,这里是一个精彩的,逍遥自在的世界,一个充满了幻想的武侠世界。

    天气微凉,夜色正浓,月光洒落到地上,就像一波深潭。

    茅庐中,姜白衣手中拿着几株山草药,将其捣碎后,熬成汤汁,示意林晨喝下。

    “好苦。”林晨每次喝完药汁后,都会这么说上一句。

    “良药苦口。”姜白衣头也不抬的说道,“你的体质太弱了,需要多多淬炼。”

    林晨心想,我穿越来之前,这副身体的主人就是一个小乞丐,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体质能好才怪了。

    林晨也不反驳,只是在心里稍稍的吐槽一下,毕竟姜白衣也是为他着想。

    每次喝完这些药汤后,林晨就要去洗澡,这也是姜白衣交待的。

    不过,这个洗澡有些不同,或者说,洗澡的水有些不同。

    “老师,这次的洗澡水为什么比前几次的黑啊?”林晨深吸了口气,苦涩的气味顺着空气进入他的鼻孔,呛得他连打了几个喷嚏。

    “我多加了几味药。”姜白衣回答。

    按照姜白衣所说,出来吞服之外,有一些药材的效果要通过洗澡来吸收,让其从毛孔中进入身体,这样效果才大。

    天微亮,空气温暖舒适。

    姜白衣站在小院子里,林晨站在他的对面。

    “我教的你,都清楚了吗?”姜白衣脸色严肃的问道。

    “清楚了。”林晨挺直腰杆大声说道。

    “那你再将拳法打一遍。”姜白衣说道,随后退到一边。

    闻言,林晨点点头,深深地呼吸一番,随后脸色也开始变得凝重,严肃起来。

    他打的是‘基本拳法’,这套拳法已经被他练习了很多次,姜白衣也要求他打了很多次,指点了很多次。

    本来他觉得已经已经很熟练了,每次都是信心满满,但是每次姜白衣看他打了一次‘基本拳法’后,都能指出不足指出。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晨发现,这号称最为简单的‘基本拳法’竟然被姜白衣打得出神入化。

    明明看起来很普通的一个招式,但冥冥中,林晨却觉得它很不简单。但是当林晨觉得它很不简单时,它偏偏又很简单。

    “真是怪异。”林晨摇了摇头,他也只能这样说了。

    林晨的拳法,也是越来越精进,拳印捏出,动作连贯,甚至带着内力。

    最后一拳打完,林晨一气呵成,竟然一口气打完一套拳法。

    “凭你的年龄,能做到这一点已经算是小有成就了。”姜白衣满意的点点头,但是立即又恢复了严肃之色。

    “但是,你不能因此自满,要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姜白衣告诫。

    “是。”林晨点点头,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真人从来都是不显山露水。

    弹指间,又是一年春夏。

    姜白衣传给林晨的两部武学,‘基本剑法’和‘基本拳法’他都已经练得小有所成,尤其是‘基本剑法’林晨已经练得得心应手,而竹剑已经换成了木剑。

    相比之下,木剑虽然力量比竹剑大,但重量也比竹剑更重,姜白衣这是为了锻炼林晨的手力。

    “如果连木剑都无法运用,何谈铁剑?”姜白衣淡淡的说道。

    林晨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就好比一个小孩子,如果只会爬,却不会走路,又怎么能跑起来?

    “你现在缺少历练,我在考虑要不要让你下山。”姜白衣对林晨说道。

    他拿出一本书籍。

    “这是《基本步法》,你可用将它当做轻功或者身法,将它学会并且熟练掌握,你就可以下山历练了。”

    “为什么说可以将它当做.......”

    “轻功和身法本就是一家,只不过后来有大能将其分解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身法和轻功各自形成了一个流派。”姜白衣解释道。

    “就像刀剑一样。”

    “刀剑?”

    “刀能发出剑意,剑也能发出刀意,十八班武艺本就是一家,皆属同源。”

    “我不懂。”林晨摇了摇头,他的眼中流露出来的,是一片茫然。

    “你会懂的。”姜白衣看向天际。

    “你为什么要学武?”姜白衣突然问道。

    “我要当任侠!”林晨回答,他也是抬头,看向天际。

    “你知道什么是任侠吗?你懂吗?”

    林晨沉默,只是不久后,他的眼睛却变得明亮起来。

    “我懂!”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林晨念叨,声音越来越大,眼睛也越来越明亮。

    “深藏功与名.......”姜白衣突然笑了。

    “看来你懂。”

    {新书发布,求推荐票,求收藏。}

    这是一个幻想的武侠世界,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有的仅仅是传统的武学,和幻想的逍遥。

上一篇:《仙为长安》TXT完结下载

下一篇:没有了

吉ICP备10001336号  |   QQ:8551055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