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修真小说 > 文章

《凶术》TXT完结下载

时间:2017-07-14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凶术》


 第一章 白衣女鬼

    我叫楚云帆,从小体质特殊,被师父领上山修习道法,近十年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下山后才发现他们已经病逝了。

    师父说我是阴性体质,不能有太亲近的人,与别人相处要点到为止,不然会给别人带来灾祸。

    也许,就是因为我和师父太亲近,所以才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师父去世后,我用攒下来的香火钱下山开了一家殡葬用品店,专做死人生意。

    之所以选择这行也是没办法,上山十几年,回来后什么都不会,父母过世留下的钱也被亲戚瓜分完了。

    我只好靠经营这家殡葬店来维持生计,生意虽然惨淡,但至少能够吃饱饭。

    这天,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原本还以为来了生意,迎着笑脸抬头一看,结果看到的却是一张熟人的面孔。

    是阿清,北方人,在和我殡葬店同街的洗脚城“工作”。

    她的打扮穿着很花哨,是那种比较暴露的,言行举止也很开放,无一不透露出风尘女子的气息。

    我这比较简陋,杂七杂八的东西一大堆,她进来随便一坐,几叠黄纸就被她压在了丰满的臀部下面。

    “帆哥,你这最近生意好像不太好?”

    我依旧在扎着小纸人,笑了笑,说道:“我这的生意什么时候好过?不过也是好事。”

    “生意不好还是好事?”阿清翘着二郎腿,半靠在后面的一堆白绸布上。

    “说明最近人死的少,这难道不是好事?”师傅在世时常教导我,凡事都要以乐观的心态看待,就算不做个好人,也绝不能做坏人。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人家办丧事都不来你这,看看这都什么?这么乱,也不收拾下。”

    “我没功夫跟你扯,有什么事赶紧说。”

    集中精力扎出的纸人为最佳,而且我有强迫症,东西必须做的没有一丝瑕疵。这也是师父教我的,他告诉我,如果做死人的生意一定要认真,每一个环节都尽量不要出错。不然把东西做坏了就不是扔掉那么简单了,阴气重的人还容易惹上麻烦。

    而我就属于那种阴气比较重的人,重的一塌糊涂。

    阿清也知道我的规矩,不再开玩笑直入正题。“最近遇到点麻烦,想着帆哥你是做死人生意的,之前又做过道士,这才来找你帮帮忙。”

    我停下手中的活,仔细看了看今天的阿清,眉宇之间隐约有一股黑气回荡,看来是撞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师父临死前还嘱咐我,说我修习道法的天赋极差,又是阴性体质容易招灾惹鬼,让我千万不要涉及到有关阴魂的事。而且自己的道行那么低,万一遇到个厉害的,救不了人的同时还容易遭到报复。

    这些年我也一直谨记并且遵守师父的教诲,万事皆有缘由,善恶必有因果,我又何必插手呢?

    “说吧,最近生活有什么异常。”

    虽不打算插手,但作为老熟人,还是可以给她提些建议的。

    阿清此时的样子让人觉得她有些缺乏安全感,往旁边挪了挪向我靠近了些。

    “晚上睡不好,最近经常做噩梦。有一次梦到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站在我床边,她全身湿透了,往下滴着水,等我醒来后发现床边竟然湿了一大片!帆哥,你说这事怎么那么邪乎?”

    阿清说这话的时候脸色都白了,显然是在后怕。

    “你确定你床边不是你自己弄湿的?”

    阿清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那个女鬼有没有说什么?或者是对你做什么?”

    “没有,他就那么静静的站着,虽然是梦,但现在想想还是挺真实的,吓的我一晚上开着灯没敢闭眼。”

    “不对啊,一晚没睡你的气色怎么这么好,进来时还跟我开玩笑。”

    “这不是白天睡了一会儿吗,再说,我不讨好你,你能帮我吗?”

    阿清冲我一阵撒娇抛媚眼,但这事我还是不能帮她。

    “阿清,我介意你去山上的寺庙看看,听说那里的主持大师是个高僧。”

    “你不就是从山上下来的吗?”

    “我是个半吊子道士,和人家高僧没法比。”

    “那你先帮我看看,这么晚了去山上也来不及,而且现在看到太阳下山我就害怕。”

    阿清执意想让我帮她解决这件事,而且以她的性格不会轻易放弃,肯定会死缠烂打。

    “这样吧,看在我们这么久的交情上我卖你一个护身符怎么样?”

    师父留下的符上有师父的气息,阴魂就算想报复也找不到我的头上,只是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违背师父的遗愿。

    通过观察阿清眉宇间的黑气,我确定这个邪物也不是很厉害,就算它想报复我,也要先考虑下自己会不会魂飞魄散。

    可就算我应付的来,也不能直接插手,师父的遗愿摆在那呢,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直接涉足到阴魂事件中。

    最近比较缺钱,急需一笔资金来缓解一下,要开价多少呢?老熟人也不能太过分,五千?对于像阿清这样的各大富豪都抢手的“热门”,这五千块钱应该不算什么吧。

    况且以师父的道行留下的符都是宝贝,其他地方上百万都买不到的,虽然年份久了,符上的灵力有些消散,但功效依旧在,这五千真不算什么。

    “护身符?”阿清眼睛一亮,凑过来问道:“多少钱?”

    “五千。”

    阿清立即笑了出来。“老哥你当我傻啊,一张纸你卖五千?,你这分明就是抢钱,还交情,就会忽悠老客户。”

    “不吹不捧,我这符绝对是宝贝,我还不舍得呢,其他地方的山寨货都比我价高!”

    以阿清的收入我原本以为她根本就不会在乎这点钱,没想到还挺会精打细算,也好,师父的符我还舍不得卖了。

    “刚开始是你死缠烂打让我帮你解决的,嫌贵明天你还是去寺庙找大师吧。”

    “可我今天晚上怎么度过?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我是真的怕。”阿清又露出那惊恐并惹人同情的神情。

    “我卖你符你又不买,怪谁?”

    “都是老朋友,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不花钱的。”

    “不就五千块钱吗?对你来说九牛一毛啊,只要你买了我的符,我保证任何邪物都近不了你的身!”

    任由我说破嘴皮,阿清最后也没有买,说是回去考虑一下,真不明白,估计也就是每天小费的钱,为什么就不肯掏呢?

    阿清走后,天快黑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我师伯赵李打来的。

    他说要把我们山上的道观拆了,当时我就火了,那可是师父的心血,虽然现在荒废了,但是我绝不允许任何人碰它!

    可他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无法阻止这件事情,这畜生早在一个月前,就把我们山上的房产、地产全给变卖了。

    当初师父去世的时候没来得及把遗产留给我,这才落入了我师伯手里,他好赌成性我早就猜到会有今天,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不行,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让他们拆,灵机一动,告诉他先别拆我会筹钱把道观和地产再赎回来。

    他说要和对方的老总商量下,十多分钟后又打了回来,说是他们同意暂且不拆,但我要尽快筹钱,五百万。

    啥?以山上的地价恐怕不会这么多吧,一定是我那该死的胖子师伯在抬高价!

    他在电话另一头以长辈的口吻说道:“小帆啊,你不懂行,我跟你说现在越是山上的地越值钱,这价还是我好不容谈下来的呢。一个月啊,你就一个月,现在房产证和地契都在他们手里,他们想拆随时都可以。”

    我挂断了电话,骂了句畜生!师父刚死没几年,你身为新任观主不仅让道观荒废了,还把它卖了!

    事已至此,说在多也没用,这笔钱我要上哪筹呢?

    因为这事我一直思考到半夜,就在想要入睡的时候,店门突然被人疯狂的砸了起来。

    “谁啊,大半夜的。”

    我打着哈欠跳下床,走出卧室,打开店门一看,是阿清。她看着我慌张的说道:“帆哥,你说的那符,五千块钱我要了!”

    “不等明天去寺庙找高僧了?”

    “帆哥,不满你说,先前从你这离开后,我跟别人借了辆车赶去了山上,找到了你说的大师。向他求了一串开了光的念珠,可竟然一点作用都没有。晚上还是梦到了那个女鬼,而且这次……这次我还看清楚她被水浸泡到腐烂的脸,太恶心了。”

    说完阿清一副想要吐的样子,她眉宇之间的一团黑气更重了,可能是因为晚上的原因,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它的怨气。

    “快进来!”我严肃的说道。

    阿清进来之后,我从里面的破旧抽屉里翻出一张镇宅符贴在了门上,现在是午夜,那东西最强的时候,还是要做些防备的。

    阿清这半夜来找我,无疑是把我拖进了阴魂事件中,既然这事都牵扯到我了,又需要钱赎回道观,索性就帮阿清解决吧。

 第二章 辟邪符

    白天有些看走眼,这个女鬼还是有些道行的,看着阿清,我用非常严肃的语气跟她说道:“你知不知道那个女鬼是谁?如果你知道什么一定要如实的告诉我,这样我才能救你。”

    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心里能有点底,也能更好的对付这个邪物,最好能将她超度。但如果是阿清做了坏事,就算她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会帮忙的。

    因为这是她应得的教训,凡事都讲究个因果,种什么样的花,结什么样的果。我们平时不经意间所做的一些事,冥冥中也会产生一些因果,或好或坏,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不是帆哥,我来买护身符的,那东西如果有效你就卖给我,千万别忽悠人,我可是一直很信任你。”阿清没有跟我坦白的意思,撇开了话题。

    “是吗?去寺庙买念珠都不买我的符,还说相信我?”

    “帆哥,念珠比你的符便宜多了,而且人家那么大一个寺庙,你在看看你,这么点地方,卖的东西还死贵死贵,换谁都不会优先选择光顾你这吧。早知道那念珠一点作用都没有,我就不去花那冤枉钱了,还受了惊吓,帆哥你一定要帮帮我。”

    是啊,我这破地方生意不好很正常,能怎么办呢?没钱啊,将就着吧。

    我聚精会神的看着阿清,微弱的金光在她周围一闪一闪的,这应该是念珠在发挥作用。

    “你身上隐约有佛光闪现,说明你去求的那串念珠还是有作用的,只不过女鬼的怨气太重,以念珠的那点佛光根本压不住。”

    阿清身上若隐若现的佛光正在渐渐被阴气侵蚀,已经很薄弱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完全消散。看样子,那女鬼今天晚上是想要了阿清的命,这个念珠还是救了阿清一命的。

    阿清这个人虽说是靠出卖肉体赚钱,但是为人我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应该不会做一些害人的事。但又为什么会引来鬼魂缠身呢?而且那个鬼现在还想要了阿清的命。

    听了我的话后,阿清原本就被吓的苍白的脸又加深了几分。“这么厉害?那你那护身符能压住吗?”

    “估计不行,那符是早些年我师父留下来的,灵气日渐消散,功效早就不如当年。”

    “那帆哥你在想想其他的办法啊。”

    “办法自然是有的,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事情的原委,这样我才能帮到你。”

    阿清犹豫了会,她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纠结了一会后开口道:“我也不确定是不是这件事,前几天我一个好姐妹在河边散步的时候不小心失足落水。”

    “就这事?”

    “就这事。”

    “就这事你支支吾吾了半天?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

    “没了帆哥,我也不知道那个女鬼是不是她,感觉有点像,但又不像。生前我与她关系很好的,就算变成鬼的话也不可能来找我吧,她的死又跟我没关系。”

    这事是有些奇怪,如果说那个湿身的白衣女鬼是阿清的姐妹,她不该害阿清啊。除非阿清与她的死有关系,或者与害她的的人有关系,看来这件事还是有隐情。

    看阿清的样子估计也不会再向我透露更多,暂时先保护下阿清吧,天一亮我准备些材料,晚上看看能不能招到阿清姐妹的魂。

    “阿清,明天你把你那位失足落水的好姐妹的详细资料给我,越详细越好,最好连几点出生的都有。”

    阿清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我又在那凌乱的抽屉里找出一张已经有些褪色的黄符,年代已经相当久远了,我满意的看了看它。

    这是一张特殊的辟邪符,虽然已经褪色,但其中所蕴含的灵力依旧充沛。师父的这种封存灵力的笔法我至今都没能领悟一二,也许我这辈子都学不会了。

    这种符放的再久,灵力也不会消散,不过极难画成,就算是师父,成功的几率依旧少的可怜,这是为数不多的一张。

    我把它拿到阿清面前,说道:“这符带好,可保你几天平安。”

    辟邪符虽能辟邪但也不是无限使用,每驱逐一次鬼魂,符上的灵力便会减少一分,时间久了自然也就成了废纸一张。

    “几天?帆哥,你别不舍得啊,你白天不是说护身符可以保我平安的吗?别拿这破烂玩意糊弄我啊,不差钱。”

    说着,阿清从包里掏出一叠现金,估计有个五千块。

    阿清是外行,不识货很正常,我解释道:“护身符的灵力虽然不会因使用次数消散,可会随着时间慢慢减少,它现存的灵力也根本救不了你,只有这辟邪符可以帮你勉强撑上几天。”

    “可这符怎么看都是废纸一张啊,真的有用吗?而且就能用几天,几天后我该怎么办啊?不行你得给我打折。”

    听到阿清说打折,我立即下意识的伸手把她旁边的五千块钱收了起来。

    “打折?这符更加珍贵!没加钱就不错了,还想打折?不可能!”

    我把钱收好后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在这几天想办法的。”

    要筹到五百这个天文数字,压力真的很大,这五千块钱,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接下来我该怎么赚钱呢?

    阿清临走时还在抱怨,说我坑了她,如果她是内行,绝对会庆幸自己捡了个大宝贝。那种辟邪符是师父的专利,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会画。独一无二的宝贝,让你五千块钱拿走了,还不乐意?

    今天晚上也没打算睡了,上了会网,看到论坛上有一帖子,标题是:求大师驱鬼,价钱随便开。

    在现在这个水贴满天飞的世界我也没抱多大希望,点进去一看,果然被众多水军淹没。二楼是楼主的联系方式,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鬼使神差的记下了这个电话号码,给他发了短信过去。

    “要驱鬼吗?”

    那边许久都没有恢复,看来是个十足的水贴,笑了笑便没有再在意。

    “你事大湿ma”

    过了一会手机来了条短信,你是大师吗?短短的五个字竟然就有两个错别字和一个拼音,而且连个问号都没有。当时以为对方没有认真打字,也没当回事。

    我回道:“略懂一二。”

    然后想了想又把店的地址发给了他,后面还补充了一句。

    “如果真遇到什么邪性的事,天亮后可以来这个地址找我。”

    天快亮了,此时泛起一丝困意,就眯了一会,睁开眼睛后看见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一个人!

    是个胖子,这熟悉的体型?赵师伯?

    “小帆,怎么在这睡着了?业务就这么繁忙?门也没关,还好进来的是我,这要是什么歹徒或者图谋不轨的人进来,你麻烦就大了。”

    艹!果然是这个变卖师父打拼数十年遗产的赵胖子!你还有脸来?我气的迅速站起来走过去质问他。

    “唉唉,小帆,我知道我不对,但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赵李看着怒气冲冲的我往后退了几步,碰翻了不少东西。

    “变卖地产的钱呢?都拿出来!有多少拿多少!”

    赵李说道:“都花完了,唉,别着急啊,听我把话说完,这次我是将功补过来了。”

    “将功补过?怎么补?”

    “小帆,当年师弟是不是把唤灵和养鬼之术传授给你了?”

    听到赵李提到这两类道术,我就知道他没按什么好心。

    “怎么?想靠养鬼发财?不可能!师父说了,养鬼发财的到最后没一个好下场!”

    “哎呀,死脑筋,又不是自己养。你用唤灵术找几个鬼魂来,以你师伯我的功力炼它们绰绰有余,然后再卖给有钱人家养,这来钱多快!”

    胖子的如意算盘打的可真好,这样一来大多数的罪过都让买主承担了。一时之利后小鬼就会开始反噬,最后严重的落个家破人亡,轻点的疾病缠身,家财散尽。

    但是我们所做的勾当依旧损阴德,这辈子损完了,下辈子可有的还了。赵师伯只看到了眼前,根本就没为下辈子着想,才不敢跟他下水。

    “你要养鬼自己去干,别拉上我!我会靠自己的方式筹到五百万。”

    “小帆,你在考虑下,我们合作天衣无缝,什么损阴德,放宽心,有办法躲过去。我有道行,你有技术,想要发财那还不简单?听师伯的,有花不完的钱等着咱俩呢。”赵李靠近用肩膀碰了我一下。

    山上房产的真实价值虽然不会是五百万,但也不会少,短短一个月就全挥霍完了,可见我这师伯花钱的速度可不是一般的恐怖,如果和他做了这个生意,那每年要害多少人?

    而且我不以为我们能做的长久,这事有违天道,时间久了,不是蹦出几个正道人士把我们灭了,就是其他天灾人祸。总之,做坏事是会造到报应的,世间的平衡更不能轻易打破,养鬼就是大忌。

    赵李还不放弃,劝我再考虑考虑,怎么都赶不走,这人太死皮赖脸了。

    紧接着店里来了个人,一个女人,怎么那么眼熟?我是不是见过?

    “楚云帆!”

    她喊出我的名字时我才认出来,是我们村有名的村花,杨琪琪。我记得她们家很穷的,现在从她的穿着看来,好像还挺有钱,她怎么来这了?

上一篇:《仙帝归来在都市》TXT完结下载

下一篇:没有了

吉ICP备10001336号  |   QQ:8551055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