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女生小说 > 文章

《两厢错》TXT完结下载

时间:2017-07-01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两厢错》


 楔子

    孟良语吧,她就是个没什么追求的人。平日里顶多跑到山脚底下去和说书老头儿算命瞎子吵吵嘴乐一下。

    去过最远的地方大概就是东街角那家糕点坊了。再远了……不去,懒。

    但这一趟,她走的挺远。

    若不是雁荡山惨遭横祸,血流成河,她定不会义无反顾的去找那个人。

    孟良语的脑海里只回荡着一句话:去江州,找掩月公子。

    掩月公子,遗世九仙侠里排第一的高人,名唤孟云韬。

    那是她爹,她当然认得。但,没见过。

    她一出生,就在雁荡山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自己爹娘是谁。

    后来有一回,师父悄悄告诉她说,若是日后师父不中用了,你又遇着了难处,便下山去江州找掩月公子孟云韬,他定会帮你。

    她不傻,一个和她一样姓孟的人,又是会无怨无悔帮她的人,除了是她爹,还能是谁。

    但孟良语只当自己不认识,也没听过孟云韬这个名字。

    一个从她出生之时便抛弃了她的男人,算什么爹。

    她曾发过誓,说自己这辈子,定不会去看他一眼,若是碰到了,定要绕着道儿走。

    没想到,那誓言竟那么快就要被她自己给破了。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去干什么,找孟云韬学剑法,然后替雁荡山报仇。

    曾经恨恨的说过此生不见的人,她终究还是要去求他。

    真是荒唐,曾经师父说让她日后得找孟云韬报个恩的时候,孟良语冷冷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生我的是我娘,养我的是师父,不知孟云韬干了什么能让她感恩戴德的大事。

    师父才是她唯一的靠山啊。

    只是师恩还未报,大仇却已临。

    孟良语觉得老头子真是可怜。她小时候还说以后要出师,要挣大钱孝敬他。

    老头子捋着胡子笑眯眯的问她,要怎么挣大钱啊?

    孟良语怎么说的来着?

    她说,她要出去做生意,开个酒楼或茶馆什么的,到时候请师兄师姐们都过去玩儿。

    老头子怔了半晌后,笑了笑,说行。

    孟良语没想到老头子会说好,她以为老头子一定会生气,她是故意气他的。

    大师兄要下山继承家业之时,老头子沉默着坐了好久,从天一亮,坐到天黑,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后来大师兄磕了九个响头,背着包袱下了山,师父才缓过神来。

    “走了?”他沙哑着声音问。

    当时孟良语点了点头,师父又问,“真走了?”

    孟良语又点头。

    老头子闭了眼长长的叹了口气。

    “走吧,都走吧……”

    借着月光,她依稀看见,师父的眼睛竟有些湿润。

    但是孟良语骗他说自己以后要做生意的时候,老头子却叹了口气,对孟良语说,“好,你若想做生意便好。女孩子家,终究是要安稳些。”

    这不是老头子的作风。

    孟良语的几个术法是修的都不太好,可这并不能妨碍她的鸿鹄之志,她是有着满腔要复兴雁荡盛名的热血。

    孟良语总觉得,时间还多,修炼的日子还长还久。

    可她不过是吊儿郎当了几年……从前头顶上的天,就塌了。

    塌了一回也就算了,偏偏她好不容易架起的那点坚强,在孟云韬面前,又被瓦解的粉碎。

    孟云韬,根本就不认识她。

    她一字一顿的说,孟云韬,我是孟良语。

    可孟云韬一脸的疑惑道,孟良语是哪位?

    孟良语又说,我是雁荡山上的孟良语。

    她在心里歇斯底里的呼喊着,孟云韬,你的女儿是你亲手扔到雁荡山上去的,你不知道?!

    可对方还是说,抱歉,在下鄙陋,实在不晓得姑娘是哪位。

    孟良语猩红着眼睛问他,声音几近颤抖:孟云韬,雁荡山,你去没去过?

    孟云韬思索了半天,才道,好像是去过。

    一脸的云淡风轻。

    孟良语啊孟良语,你这是在奢望什么呢?

    你奢望着一个从你一出生便将你丢弃的爹,热泪盈眶的迎你进门吗?

    孟良语,你想的真多,连良语这个名字,都不是他给你起的。

    也许曾经有过一个女儿的事情,她早就忘了吧,你如今站在他面前,又能算什么东西。

    她不想跟孟云韬学什么剑法了,真的。

    她不愿意将自己维持了那么多年的自尊,就那样拱手送给孟云韬,让他踩在脚下。

    “孟云韬,你记不记得,十七年前,你曾有个女儿?”

    孟云韬讶异,目光总算是有了些波澜。

    “孟云韬,我曾在雁荡山上发过誓,说我孟良语此生,与你绝不相见。这誓言我破了,我遭遇横祸,走了千里路从雁荡山跑到江州来找你。如今我不求你帮我寻仇人,也不求你教我剑法,更不求你能与我相认!

    ……孟云韬,此番我站在这里,为的便只是听你说一句话。我求你,告诉我,你从来就没有过女儿;求你你告诉我,我并不是你亲生的;我求你告诉我,我无父无母,生来便孑然!”

    眼前的女孩儿目眦尽裂,眼眶红的吓人。

    孟云韬只是淡淡的说,“我是曾有个女儿,十七年出生的,却并未与她见过一面。”

    孟良语却笑了,唇角讽刺的上弯,笑尽世间炎凉。

    “孟云韬,如你所愿。此生,我便只见你这一面。日后,依然如从前的十七年,直至你尸骨成烟,也不复相见。”

    去他的遗世仙侠!放屁的掩月公子!

    抛弃生女,不见不认,更是不曾惦记!

    如此一人,竟配的上他在江湖上千里传扬的名声?

    孟良语,你若是不姓孟,该有多好。

    你若是不知道自己的爹便是那掩月公子,该有多好。

    你若真是个无父无母生来孑然的孤儿,该有多好。

    那样的话,此刻,你便不会疼痛难忍心如死灰了。

 第一章:名剑皎霜

    孟良语猛地醒了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是……哪儿啊?

    哦,茶摊儿上呢。

    怎么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她皱了皱眉。

    还做了个莫名其妙的梦。

    她挤了挤眼睛,晃晃脑袋,这才清醒了些。

    “姑娘可是来找人?”孟良语抬了抬眼皮,见是个小厮。

    她端起茶抿了一口,睡眼惺忪的点了点头。太阳很大,她没什么精神。

    要不是她穿戴的像个贵人,那茶摊儿上的小厮才懒得搭理她呢,这她自然是知道。

    这荒郊野岭的,向来是没什么人,好不容易碰上她这么一个客人,还是为打扮不俗的贵客。一身红衣,黑发用锦带高束,倒是张扬;一人出行,眉间却毫无怯懦之色,定是不凡。

    做生意的见着了这样一个“看上去就有身份”的人,自是要喜上眉梢的迎上去客套的。指不定贵人就出手阔绰,赏他几锭银子呢?

    只可惜啊,他这主意是打错了。

    巴结孟良语?

    倒不如去巴结邻桌那大小姐,穿的虽朴素,可举手投足却尽是名门闺秀的风范。

    哪像孟良语,除了一身衣服……真的是没钱。

    那小厮还低着头谄媚的笑着:“敢问姑娘找的是何人?”

    孟良语轻飘飘的瞥过去,唇角勾起一抹调皮的笑。

    “你倒是说说,来这儿的人,都是找谁来的?”

    那小厮鬼灵精怪的笑了一声,尖着嗓子道:“往前不出一里地,便是那东郊竹林!”

    孟良语又眯了眯眼,笑道:“哦?那东郊竹林里可是有高人?”

    小厮仰起头,叉着腰,神气十足:

    “逸才惊风,言三少!”

    好像那言三公子是他大哥似的。

    孟良语还没来得及笑,就瞥见隔壁桌子那大小姐反常的举动。

    死死的捏着茶杯,指关节因用力过度而泛白,面上还露着明显的愠色。

    看起来是下一秒就要将那杯子摔碎在这里了。

    不过……生气?她生的哪门子气?

    孟良语八卦心上头,很是想笑眯眯的打探一番。

    这大小姐,莫不是和竹林里头那一位,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却听那大小姐身边的丫鬟急忙道:“小姐,出门在外,莫要任性啊!”

    大小姐这才闭了眼,几个呼吸之间,便收起了怒色。

    孟良语贱兮兮的凑上去打了个招呼,便在人家桌子上坐下了。

    “哟,这位姑娘也是找言三公子去的?”

    那大小姐丝毫不理她,仿佛坐下来的是团空气。

    倒是那丫鬟,厉声斥责道:“放肆!”

    放肆?呦,这就放肆了啊?看来……面前这一位,身份还真是不得了呢。

    孟良语理了理表情,做出一个亲和的微笑看向那丫鬟:“出门在外,却是难遇同道者。我不过是来打个招呼罢了,何来放肆之说?”

    那大小姐淡淡道:“阿云,你无礼了。”

    孟良语看了看,那阿云也就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小丫头片子一个。

    阿云顿时低了头,道:“小姐骂的是,阿云确是无礼了。”

    嗯?无礼不该是同她孟良语道歉么?

    这主仆两个,一个不理她,一个……不理她,莫不都是瞎了?

    她再将自己打量了一番,确定自己穿的是大红色的衣裳,够璀璨夺目啊!

    嘛,也罢,既然人家都不给她好脸了,她便也不必留情。

    “姑娘是来找言三公子?”

    阿云又道:“大胆!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么?”

    “嗯?”孟良语眯了眯眼,漫不经心的问道,“哦,是谁啊?”

    那大小姐却是皱了眉:“阿云,无关人等,休要与之多言。”

    阿云讪讪的住了口,眉宇间的趾高气昂却是遮不住。

    孟良语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姑娘可是来找言三公子的?”

    大小姐终于理她了。

    不过说的却是“关你何事”。

    孟良语嘴角一扬,挑起一个邪邪的笑。

    “同我倒确实是没什么干系,不过……大小姐出门在外,也不知府上可有派人保护?”

    大小姐脸色沉了沉,却仍是自顾自的喝着茶。

    孟良语在桌子上支起胳膊肘,撑了撑下巴,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看。

    这大小姐很谨慎,穿的是朴素的月白色衣衫,领襟袖口也并无显眼的花纹。

    可她那把剑上佩的坠子……怎么看都是终南山上那个仙家的样式。

    “不过程小姐此番出门,似乎是没有知会家人呢。”

    程姑娘不再神游了,而是半诧异,半狐疑的盯着对面的孟良语。

    “你怎么知道——”

    “嘘——”孟良语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上,又四下打量了一番,才低声道,“程小姐,你似乎是……惹祸上身了呢。”

    话还未尽,便有几个大汉猛地从那茶棚顶上窜了出来。

    瞧那打扮……啧啧,真像是哪个山里出来混的劫匪。

    “放肆!”阿云扯着脖子大喊,眼睛涨得通红。

    “大胆!”听着像是嗓子都要劈了。

    孟良语抱着胳膊看好戏,心道,这阿云,莫不是就会这两句话?

    对着山匪,喊放肆顶个毛用!人家就怕不够放肆。

    不过么……孟良语眯了眯眼,神色玩味的看着程大小姐。

    “倒是一点儿都不慌乱啊……”

    这个程若茗,还真是有股高冷仙子的范儿,难怪人人都说“皎若冰霜,清若茗香”。

    哦,那程若茗的佩剑,是叫“皎霜”来着,倒是同她相配。

    在阿云将“放肆”喊了七八遍之后,祝大小姐终于施施然的站了起来。

    “敢问诸位大哥,特临此处,是有何事?”

    “哼!何事?”其中一位大汉冷笑一声,“取你狗命!”

    “那,还请诸位一试。”言罢,皎霜出鞘!

    孟良语却想着,程若茗倒当着是好涵养,半分不负程家的大名。

    孟良语还没怎么来得及看清,程若茗便将那几人制服了。

    均受了伤,却留了命。

    孟良语打趣的看着她,“为何不灭了口?”

    程若茗伸手拂了拂耳鬓的碎发,大气优雅,高高在上。

    阿云神采飞扬的道:“我家小姐一心向善!自然不能滥杀蝼蚁!”

    说罢又神气十足的朝着地上那几个壮汉“呸”了几口,“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眼看着程若茗擦好了剑,就要离开了,孟良语赶紧背上自己的包袱,麻溜儿的挡在了她的身前,跟个铁板似的。

    又问了一遍:“程若茗,你是去找顾妄言?”

    程若茗终于没有无视这句话,神色冰冷的点了点头。

    孟良语挤出一个厚脸皮的谄媚的笑:“那劳烦程大小姐,捎我一程如何?”

    程若茗面无表情的睥睨着她,“你找他,何事?”

上一篇:《缘来是你之一世飘萍》TXT完结下载

下一篇:没有了

吉ICP备10001336号  |   QQ:8551055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