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女生小说 > 文章

《缘来是你之一世飘萍》TXT完结下载

时间:2017-06-3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缘来是你之一世飘萍》


 第一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仙魔本是对立,在数万年的历史长河中,在九重天的典籍记载里面,仙魔之间总共发生了三次毁天灭地的大战,五百一十三次劳师动众的小战,损失了两万五千八十二名仙将和无法统计的凡界生灵之后,终于以三千年前刚刚登上仙帝宝座的年轻天君炎华,携手久不出世的玉山西王母座下九位高徒,以快刀斩乱麻之势,彻底粉碎了魔界重新出世,欲发动一场灭世重生的巨大阴谋作为终结!

    最可喜的就是,大战消弥,三界又可以换来数万年太平的同时,为了巩固仙界与西方圣地玉山的交情,将西王母座下九位本事超绝的高徒与仙界牢牢绑在一起,天帝炎华不惜使了美男计和苦肉计,在西方玉山山下整整站了七日七夜,风雪无阻,最终求取了西王母的九弟子长歌嫁入九重天为天后,并定下三月初三娶入天宫的大好日子。

    九重天上,美仑美奂、香气扑鼻、仙气氤氲、荷花飘香的瑶池仙境内摆下了三日三夜的流水宴,五湖四海凡是录入仙籍的生灵都巴巴的带上贺礼前往瑶池祝贺,一时人潮济济,仙界同欢,人人脸上喜气洋洋。

    此刻,瑶池的喜宴上,丝竹管弦声令人如痴如醉,仙子们的莺歌曼舞也让人目不瑕接,放眼望去,宾客如云,酒香四溢,欢声笑语,气氛和乐融融。

    蓦然,乐声曳止,舞姬纷纷退至两旁,众仙家同时放下手中杯盏,将目光转向瑶池入口,落在那对正沿着十里红毯,在两旁盛放莲池的映衬下,如同两团艳丽火焰、即将焚烧天地的两条身影上。

    身着大红喜服的天帝炎华脱下金色龙袍后倒也减去不少老成持重,多出几分少年人应有的飞扬跳脱,俊俏的脸上也难得露出淡淡笑意,让人感觉如同冰山化去,春风袭来,倾刻便让满座女仙倒吸冷气、眼泛泪光,均以此生初见天帝笑颜死而无憾为毕生理念,又忍不住内心的嫉妒,暗自看向他身旁那个披着红盖头,在天帝搀扶下亦步亦趋,沿着十里红毯款款走来的新任天后身上。

    传说这位新任天后只有一千多岁,在如今这个拥有五万多年历史记载的天地之间,只能算个无知少女。而且她长的绝对称不上风华绝代,仙术更是难登大雅之堂,唯一可取之处便是性格活泼,天真可爱,更命好到以金莲之躯刚刚在瑶池池水中生出灵识,便被碰巧上天庭与前任天后闲聊家常的玉山西王母相中,一时兴起带回玉山收为关门弟子。

    也正因此,她才得以与天帝结识,也才有了这段让仙界所有女仙羡慕嫉妒恨的姻缘,仔细想来确实令一众女仙感慨万千中忍不住自怨自艾,为何同人却不同命呢?

    红毯尽头的主宴台上,云卓仙子正襟危坐,目光将在座女仙差不多的表情和心思尽收眼底后,看向对面缓缓走来的新婚夫妇,眉眼间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身为西方玉山西王母座下大弟子兼本次天上地下最最盛大婚礼的主婚人,云卓今日是代表久不出世的师父西王母来接受年轻天帝炎华和新任天后、九师妹长歌敬来的长辈酒,她自认为今日的仪表还算堂堂,举止也端庄得体,并没有失了师父及整个玉山的面子,心中甚是满意。

    可她刚刚接过天后的茶杯,正欲装模作样饮上一口,全了这道长辈礼时,视角的余光处忽然出现一道白色身影,近乎本能的抬头去看,正好与白衣飘飘、玉面俊颜却神色淡淡,宛若前方瑶池中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般,在数之不尽的众仙家中格外清奇注目,引来无数女仙翘首张望、眼泛柔情的风衡仙君对视了两秒钟,紧跟着,右手一抖,手中的玉瓷茶杯飞快朝地面坠落,眼看就要摔到地上,造成在座数以千计的仙家们茶余饭后的笑谈资本时,半躬着身子、蒙着大红盖头的新任天后长歌及时伸出一双雪白的手,稳稳当当接住了险些落地的茶杯。

    低头看着手中的玉杯,长歌暗自松了口气,心中虽疑惑一向稳重的大师姐今日莫不是身体有些不适,否则怎会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却还是打算悄悄将茶杯递还她时,红盖头底下,她目所能及的地方却哪里还有师姐的人影在?顿时呆愣。

    幸亏天帝和天后此刻正好背对着一众仙家,又有广寒宫里曼曼若仙的仙子们吸引多数男仙的目光,倒也没有人注意到刚刚还端坐在上首接受长辈礼的云卓仙子竟然化成一股仙风溜之大吉了!

    当然,这一众仙家里并不包括正在敬礼的天帝夫妻和身为九重天界掌三界苍生司仪律法的风衡仙君,在他淡淡的目光里,那身穿淡紫色简易却不失庄重华服宫装的女子原本似模似样端坐在主宴台金椅上接受天帝夫妻敬来的长辈茶,清晰的眉眼中略微带着欣慰和满足的光芒,却当他施施然走过来瞧热闹时,立刻如惊弓之鸟逃之夭夭,眨眼不知去向,这究竟是闹的哪一出?

    风衡仙君不自觉低头看了看自己纤尘不染的一袭白衣,除了颜色白了点,与今天这喜庆的日子不太相衬之外,并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啊?

    风衡仙君抬头又看了看前面三步处已经空空如也的金椅,心想就算本君掌管着三界律法,九重天上的神仙看了他都会紧张或害怕,但九重天上的律法并不是无所不能,比如下界好几处仙山福地就不受天界律规的管束,好巧不巧的是,西方玉山就在其列。

    既然这位仙子,对了,她叫什么来着?风衡正在想时,就听一直跟在自己身后,早已了解他生活习性,连他的目光闪烁是何意思都了如指掌的重摇小仙凑近他耳旁,低声提醒道:“云卓仙子”。

    哦,是了,她既是西方玉山王母座下的大弟子,如今已执掌十万玉山,且不受天界律法约束的云卓仙子为何要逃?他委实想不明白。

    难道是自己长的太可怕,吓到她了?风衡仙君忍不住回头,立刻迎来数以百计的女仙柔情似水的目光,哪怕这些女仙明知仙界律例早已明令禁止神仙思凡,他依旧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对象,应该长相、气质、品位都算不上太差吧?

    于是乎,这个问题让风衡委实想不出答案,且成为他很长时间急于解惑的疑难杂症之一,也让他心里不由自主记下了这个女仙的名字:云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

 第二章、哪里都不缺八卦

    造成这件小事故的始作俑者云卓仙子此刻正独站在仙界最受欢迎的灵物之一三生石旁,仙风飘逸,吹得她紧绷的华服宫装在风中猎猎飞舞,坚领、长裙的衣服衬的她身形高挑、体态婀娜,简单盘起的长发也被仙风吹的有些零乱,而她浑然不觉,只是仰头望着眼前硕大宛如人形的漆黑石头发呆。

    倘若三生石真如传说中能定天下人的姻缘,是不是已经位列仙班的他和她都将遵照仙界已经持续数万年的律法,早该斩断七情六欲,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美好姻缘?哪怕面对面也只能擦肩而过,徒留她一人独自神伤罢了?

    她其实已经记不太清楚初遇风衡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又或是那段记忆在脑中日日夜夜如同昨日初见,早已刻骨铭心,只是他自己从来都不知道,漫漫仙途中曾无意间在凡界救过她这个小女孩吧?

    彼时的他高高在上,白衣如雪,犹如天空悬挂的太阳,连让她多看两眼都觉眼珠刺痛,心生寒意。因她当时只是个凡女,还是个被万人唾弃,人人喊打喊杀的小妖女!

    那时候,他与她之间的距离何止千万里?几乎相隔万水千山,永远不会交集!哪怕她现在也有了让三界众生仰望、膜拜的身份地位,可在她的心里,他永远高高在上,无法企及!所以她才会本能的看见他就夺路而逃,只因她以为这一生都注定与他无缘无份,完全没有交集的可能!

    云卓不知飘回到几千年前的思绪是被不知几时就已躲在三生石后偷喝琼浆玉液的两个小仙娥打断的,她们似醉非醉、似醒非醒的声音隐约传入耳膜,倒是吹走了她心中不少的感怀。

    “你没听说吗?天帝并不是在之前的神魔大战里才认识新任天后的,我听天宫里待了很久的姑姑们讲,说这新任天后从前就是我们瑶池里的一株仙莲,受了一千多年的仙气滋养方能生出灵识,恰好又被巧入天界的西王母碰见,这才将她带回玉山收为关门弟子,真真是个好福气的。”

    “真的吗?那想必天帝以前就认识那株仙莲了吧?这才结了这段美好的缘分,真让人羡慕啊,若天帝哪日也能看到我,或许也能封我个天妃做做,那可真是件光耀门楣、死而无憾的美事啊!”另一个小仙娥顿做花痴道。

    先前那个稳重的又说,“你别做梦了,天帝不近女色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叫长歌的丫头委实命好。咦?酒呢?怎么这么快就完了,真扫兴。不过啊,我倒真不希望天帝大婚是在三月初三这个好日子办呢?要知道今年的三月初三刚好是西王母举办蟠桃盛宴的日子,千年一次啊,我好不容易等了一百多年,全被这个长歌搅黄了……。”

    听两个小仙娥越说越离谱,若被人听到她们胆敢如此非议新任天后,依照天界森严的律法,永堕畜生道怕还是轻的,直接推下诛仙台灰飞烟灭岂不可惜?云卓无奈,正打算轻咳一声提醒她们,结束她们这段酒后八卦的经历时,忽听另一个花痴小仙娥说,“哎,我倒是不想吃什么蟠桃,我只是想借机多看风衡仙君两眼,他长的实在太好看了,仙界众生里除了天帝,怕是无人能与之相提并论啊!”

    听到“风衡”的名字,云卓本能的一僵,方才想要轻咳提醒的打算彻底没了,足尖也不由自主微微前倾,想要听得更仔细些。

    “风衡仙君?”之前那小仙娥嗤笑一声,“你还是别痴心妄想了,莫说他的无相神宫里早已养着个娇滴滴的女娇娥,乃是青丘灵族的小公主白千鸾,就算没有她,也还有倾慕了他数千年的东海长公主百璃和广寒宫里最受嫦娥仙子宠爱的玉兔公主,哪里轮得到你和我?”

    心里忽然一堵,像被什么重物砸过,云卓的呼吸为之一顿,忍不住抬起头,看着温度和光线都极为舒适的阳光,心想卯日星官的差倒是愈发当的好了,只是不知玉山今日是不是还大雪纷飞,若大雪依旧未停,后山种植的八百里桃林怕是会被压坏不少吧?

    她身为玉山的大弟子,代师父掌管十万里玉山的大小事宜,自是不能因为小师妹的大婚就生出懒惰之心,让师父精心培育的仙桃受到损伤她可真万死难逃其绺。想到此处,实在没有工夫再偷听墙角,转身化作一道轻烟离开了忘仙台。

    云卓驾云离开九重天的时候,完全忘记了此次上天是代师父履行主婚人职责的,许是在忘仙台上吹了太久的仙风,脑子里一片空白,居然飘飘悠悠就将脚下的五彩祥云转去了中洲的邯玉城外,百里平原的边陲小镇广平镇镇郊。

    此时,人间的天色刚刚擦黑,正是华灯初上、炊烟袅袅之时,云卓降了云头站在一座小丘上,眺望着前方百家灯火的小镇,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都是幼时村里人把她当成妖女,千方百计想赶走她们母女、甚至想要烧死她的不堪记忆,可那些事情已是五千年前的事,沧海桑田,时光荏苒,当初的族人早已不知轮回了多少代,哪里还有人记得她?

    然而,广平镇虽然改变了许多,建起了一幢幢整齐的新房子,镇外这十里长林却并没有太多变化,她转身看着夜色中幽静葱郁的树林,不由自主迈步走了进去。

    地面依旧坑洼不平,茂密繁盛的青杉树依旧如同一只只张牙舞爪的妖魔,守护着这一片土地和百姓,但幼时的她却不是被这片树林保护的对象,她慢慢靠近树林的时候,脑海里徐徐浮现母亲久病不愈、长溘于世的那一晚,村长带着村里的所有壮丁冲进她们破败不堪的院子,非要将她这个小妖怪烧成飞灰,以免将来祸害全村百姓的情景。

    那晚,乌云蔽日,暴雨倾盆,她小小的、瘦弱的身躯赤着双脚拼命朝镇外的十里长林逃去,母亲刚刚离开,她连给母亲下葬的时间都没有,若不是村中唯一同情她们母女的哑婆婆提前通知让她快跑,她可能就被抓回去处以火刑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

 第三章、桃花是运还是劫

    夜幕如同瞬间笼罩了天地,不知从哪里刮来一阵轻风,树影摇曳,叶落无声,只余满眼的萧索与寂廖。

    云卓抬起头,看着暮色中树影纷纷的天地,渐渐想起五岁时在暴雨中边哭边逃的一幕,那时的她太小太软弱,只会喃喃自语的喊着:“我不是妖怪,我不是妖怪!”

    脚下的土地依旧不太平整,她如同当年一般深一脚浅一脚朝树林中疾行,那时的她并不知道自己天生就能喷火其实并非妖怪,而是她自出生就未见过的父亲其实是凤凰一族的后裔,半人半仙的她天生就有控火的能力,这才吓坏了满村的村民,误认为她是妖怪,将来会吃掉所有人。

    事隔多年,如今再行走于十里长林之中,感觉夏日的暖风微微拂面,云卓的心里竟然非常平静,她并不恨那些无知的村民,她唯一恨的,只是那个无意中路过广平镇,与天生貌美、温柔善良的母亲露水情缘后一走了之的父亲!

    若不是那个男人的无情薄幸,母亲不会因为未婚先孕被娘家赶出大门逃到这个小镇,她们母女也不会相依为命,生活艰难。

    若不是那个男人一走了之,母亲不会为了抚养她日夜养蚕织布,替人浆洗缝补,过度的劳累和清贫的生活使她年仅二十六岁便身染恶疾,无钱医治只能强自支撑,直到一病不起,抛下她撒手人寰。

    虽然她从未见过那个男人,却也从未当他是自己的父亲,所以这五千年来,她从未有一刻想过要去凤凰族寻亲,因为在她的心里,从来都只有母亲而没有父亲!

    夜色如寂,思绪横飞,云卓负手慢慢走在十里长林时,想起了初遇风衡仙君的情景,正是在这片树林里,不同的是今日没有乌云和暴雨,也没有如同恶魔之手不停在天空撕扯的闪电和震耳欲聋的阵阵惊雷,四野一片宁静,不似那晚,小小的她已被村民们抓住,用麻绳牢牢捆了非要带回去烧死的情景。

    那夜,白衣仙君如同天神降临,只是挥了挥衣袖便风停雨住,雷电齐消,这才吓得村民们整齐拜倒,口中山呼,“拜见神仙大老爷!”

    被扔在泥泞中的云卓同样呆呆的瞧着那目光清淡、面容无喜无悲的白衣仙君,久久未曾眨一眨眼睛!

    那时的风衡长眉微挑,轻淡如波的目光淡淡掠过她的小小身影,篷头垢面且被麻绳捆成棕子般的云卓并没有引起他过多的注意,但她能够感觉一道轻风滑过眉心,仿佛一缕游丝滑入灵台,之后,对面如同神祇的白衣仙君眸中闪过一丝意外,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手一点,云卓身上的麻绳化成飞灰散尽,她怔然看着解脱束缚的自己,衣衫褴褛不说,手臂上还有多处被树枝划出的伤痕,可谓形容狼狈,比乞丐好不了几分。

    寂静的天地间,白衣仙君清淡如同流水划过浅滩的声音徐徐散开,“世间虽有善恶,却无人与妖之分别,人亦有恶,妖亦有善,留她一命,也算是给各位积累功德吧。”

    话语未落,人已化成仙风散去,暴雨瞬间如同瓢泼,仿佛方才出现的白衣仙君只是众人共同生出的一个梦境而已,令所有人怔愣片刻才发现云卓已经不见了,这才恍然方才的一切并非是梦,而是真有神仙降临救走了小妖女,自然也不会再追究下去,只要小妖女不再回来祸害村人便罢。

    至于云卓本人,只觉白衣飘飞,眼神迷离之间,树影飞退,夜光如流星划过眼帘,待她完全清醒之时,已不知远离了广平镇有多远的距离,只觉四野一片繁华景象,竟是被白衣仙君送到了一个川流不息的城池之中。

    然而,白衣仙君也消失在她的眼帘,显然并没有继续帮她的打算。

    她怔然望着天空,其实也不知究竟在看什么,脑子里全是空白,心中却种下一道深刻的印痕。

    就是那一面之缘,却成为她此生最难忘的记忆,那道白衣身影每每在午夜梦回,总能令她坚硬冰冷的心扉透出几分女子应有的柔软,可当她睁开眼睛时,一切记忆都已抹去,她只是西方玉山西王母座下的首席弟子,近三千年来代师父掌管十万玉山,从未出过差错。

    思绪漫过心头,脚步缓缓停歇,云卓犹自想起重遇风衡时的情景时,便听暗处一道猥亵的男声传来,“哟,没想到在这深山野林还能遇到个这么美的仙子,看来我这只野狐狸的桃花运还真是旺得很哪。”

    话语未落,云卓眼前便是黑光掠影,伴随一股腥骚的气息扑鼻而来,转瞬即至。

    心中虽有些吃惊,身影却已如飞而退,眨眼间便已落在百米之处,安静的望着面前的黑衣男子。

    这男子虽穿着宽大的衣袍,长的也人模人样,姿色不俗,眸中的媚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她一眼便能看出是只修行不过五百余年的野狐狸,尚未位列仙籍便敢在人间行走,而且听他的语气还是个好色之徒,心中已将他烙上个大大的“废”字。

    静夜之中,树影翩然,身穿紫色华服宫装的云卓虽有些发丝零乱,高挑的身材、姣好的面容却在这十里长林中显得格外耀眼,除了那双冰冷的双眸让人顿生寒意外,其它倒也令人不得不生出非份之想。

    那野狐狸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唰一声掏出把折扇翩翩摇晃起来,自以为风流绝顶道,“数月前在那中苍山,我也是遇到个水灵清透的小仙子,她也有意亲近于我,若不是被青冥那厮横空出现坏了我的好事,此刻我那狐狸洞里倒也有了压寨夫人。不过上天待我也算不薄,这不刚刚送走个俏仙子,又送来个冰美人,野狐狸我还真是艳福不浅哪。”

    中苍山?青冥仙君?

    云卓眸光微顿,恍然记起小师妹长歌数月前奉师父之命前往下界中苍山向青冥仙君赠送瑶池盛宴邀请贴时,险些被只野狐狸玷污。五师妹也曾算过,此妖虽未伤人,却在下界风流成性,玷污了不少黄花闺女,事后揭去女子记忆,令人无法追究罪行。此事早已惹得下界怨生载道,却因它道法不浅无人能收,今日倒是巧了,遇上她云卓算是这只野狐狸倒霉。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

上一篇:《不负光阴不负卿》TXT完结下载

下一篇:没有了

吉ICP备10001336号  |   QQ:8551055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