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修真小说 > 文章

《无敌修仙在校园》TXT全文下载

时间:2017-06-21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无敌修仙在校园》


 第1章 臭流氓啊臭流氓

    夜幕上两道光芒划过,其中一道五彩的光芒继续向着远方飞去,而另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却是猛地扎进了玄武湖中,没有掀起任何波浪,放佛从未出现过……

    “我成了太监?!”

    浑身湿透的易武白从玄武湖里爬出来,愣住了。

    看着不远处的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易武白脑海中两段记忆互相交织起来……

    片刻之间,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易武白,玄黄界‘战天仙尊’,渡天劫失败之后没有魂飞魄散,反而是重生在这颗灵气稀薄的蓝白星球上,重生在跟自己同样名字的少年易武白身上!

    从今天起,玄黄界少了一个叱咤风云的战天仙尊,地球上多了一个“新生”的易武白。

    “不过,这少年跳湖自杀的理由好像也太悲催了吧?”

    自己这幅躯体的原主人,只是一个最普通的高三少年,成绩一般,还是一个寄养在别人家的孩子。

    就在今天,一直拿他当备胎暧昧着的女生张美凤终于直言拒绝了他;更为摧毁他意志的一件事情是,在高三体检报告中,易武白得到了一个让他接受不了的消息。

    他,是一个天阉!一个装备齐全的太监!

    双重打击之下,“前身”终于承受不住跳湖自杀了,战天仙尊也因此而重生!

    “咿?这颗珠子是什么?为什么前身的记忆里压根没有?”易武白有些纳闷,刚才他震惊于自己的重生,压根没发现自己手里一直攥着一颗桃核大小的黑珠子,珠子上面一些复杂的纹路看起来很是玄妙。

    “莫非是前身溺水前在玄武湖意外抓到的?”易武白顺手把珠子放到裤子口袋里,准备修炼一下。

    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身上还没有任何修为,易武白始终感觉没有安全感。

    不过在开始修炼以前,易武白觉得自己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检查自己的身体。

    这身体竟然是一个天阉,一个活太监,这样的事情对玄黄界震烁一个时代的易武白战帝来说就是一个耻辱,必须要赶紧搞清楚。

    易武白快步走到了一个酒店后面的阴影处,看到四下没人,慢慢把自己的裤子拉开,认真检查了起来。

    “断阳草?竟然是被人下了这种毒!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谁会专门对他下这种毒呢?”易武白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虽然凭借着自己在玄黄界学到的医术,得到了准确的答案,但是现在的易武白并没有能力能够解除掉身上的毒。

    要解这个毒的话,一是需要修炼出真气来冲开经脉,二是需要买一些药材来炼制药物拔毒。

    慢慢来吧!

    确定了自己能够处理好这个问题,易武白刚准备提上裤子,一声尖叫突然从旁边响起!

    “啊!臭流氓!”

    一声尖叫,把易武白吓了一跳。

    易武白转头一看,只见一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女人指着自己,手指头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易武白面上一囧,赶紧收起来自家兄弟,淡定地问道:“流氓?在哪里呢?”

    齐菲灵一愣,差点就被气笑了,厉声道“在哪里?我说的流氓就是你!”

    自己刚到这个城市里就职,正好跟新同事一起吃饭,却没有想到出来接个电话的空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想想也是醉了。

    易武白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厚着脸皮开口道。

    “我怎么是流氓了?这是你家吗?”

    “不是!”齐菲灵有些纳闷。

    “我看的是你吗?”易武白继续问。

    “不是!”齐菲灵像是想起了什么,脸红了起来。

    “我是不是比你来得早?”易武白笑了笑。

    “是。”齐菲灵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那你说,比你来得早的我,在这个公共地方看我自己的东西,怎么能叫耍流氓呢?”易武白故意一瞪眼睛。

    “呃……”齐菲灵愣住了。

    “反倒是你,趁我不注意,来偷窥我还倒打一耙,你个女流氓!”易武白“嫌弃”地说到。

    “我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你了,再见!不对,再也不见!”撂下话,趁着眼前的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易武白扭身就走。

    齐菲灵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骂了女流氓!

    再扭头看,易武白已经快要消失了,齐菲灵大声喊道:“还敢说我女流氓,你个臭流氓自己说你在干什么!”

    “我在检查,女流氓!”易武白头也没回,走得更快了。

    检查?

    听了易武白的回答,齐菲灵更是不齿,“检查?检查个毛!”

    齐菲灵转念一想,脱了裤子,可不就检查毛吗?

    想到这,齐菲灵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红霞,齐菲灵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转身回去了。

    当齐菲灵又羞又怒的回到饭店的包厢时,所有的新同事纷纷开口问怎么了。

    齐菲灵含糊地说道:“没什么,遇到一个无赖臭流氓,已经被我赶跑了。”

    一群人赶紧一阵安慰。

    齐菲灵一面应承着,一面心中发恨,“臭小子,再让我遇到你,肯定饶不了你。”

    如果易武白能看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会惊讶的发现,陪齐菲灵吃饭的同事,全部都是他的老师……

    而此时,易武白正一肚子郁闷地跑路了。

    “我检查自家兄弟,反而被一个女人给看了,怎么想怎么觉得吃亏了。”

    “还是要赶紧修炼啊!不然不光连‘太监’的问题都解决不了,甚至连发现那个女流氓接近都做不到。”

    没有走太远,易武白只是跑回了玄武湖边,收拾出来一片空地,准备修炼。

    地球上的灵气太稀薄了,在找不到灵丹妙药和洞天福地的情况下,在湖水旁借助水灵气勉强修炼,或许是最快的方式了。

    易武白倒也不怕有人影响到自己修炼,毕竟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湖边基本没有什么行人了。

    “这个地球上的灵气太稀薄了,比起玄黄界最差的地方还不如,想要修炼回原来的境界不知道要多少时间!”

    “不管怎样困难,都要抓紧修炼,赶紧解决自己的‘太监’问题。”

    易武白叹了一口气,盘腿坐好,五心朝天,静心凝气,开始运转“玄龙炼天诀”。

    “玄龙炼天诀”是一门天级功法,威力无匹,易武白更是用它炼化过一方天地。

    最为关键的是,比起其他功法,这门霸道的功法更适合在地球这种灵气不足的地方修炼。

    盘坐在地,只见一道道肉眼看不见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聚了过来,玄武湖上的水汽更是慢慢凝聚,一道道看不见的水灵气聚集起来,朝着易武白奔来,最后慢慢从易武白的口鼻中进入。

    随后,易武白的身体竟是发出了一声声的轰鸣,好像火炉在炼制什么东西一般。

    如果内家拳高手在的话一定会惊呼,虎豹雷音!

    血如汞浆,腹起雷音!

    这可是地球内家拳修炼到了一定境界之后才会有的现象,不过却只是玄龙炼天决炼体期就能带来的效果,这就是修炼功法的天差地别!

    易武白沉浸在修炼中,却没有发现一丝丝被他吸引来的水灵气,竟是慢慢被穿过他的裤兜进入到黑色珠子里,一道青芒从黑珠上一闪而逝。

    山中无甲子,修炼无岁月。

    这一修炼就是三四个小时,易武白缓缓收功,口鼻之中竟是喷出了两条一尺多长的气龙!

    内家拳法苦修二三十年才能练出的一丝真气,易武白练几个小时就已经初现!

    即使有了一丝真气,但太少了,想要给打通经脉治疗“太监”的毛病还是差一点。毕竟是关键部位,易武白还是想要等有了充足准备再行动……

    虽然有些遗憾,但易武白还是挺欣喜的。

    “这个星球的灵气的确很稀少,但我玄龙炼天诀霸道无匹,竟然一次修炼就完成了初级炼体!不过主要还是因为这是入门,以后肯定不会这么容易了。”

    玄黄界的修仙之道,分为九个阶段:筑基、先天、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大成和渡劫。

    玄黄界的易武白是渡劫后期的至尊人物,基本上算是差一步就能破空升仙的存在,所以才被尊称为‘仙尊’。

    当然,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最普通的瘦弱少年。

    如今,易武白修炼的就是第一个阶段,筑基!

    而筑基则是分为两个部分,一是炼体,二是修元。

    炼体是修炼的基础,相当于修路,毕竟以后修炼的元气都会在体内运行,脆弱的身体肯定不行的!

    短短三四个小时,完成炼体初级,速度已经很恐怖了!

    然而易武白也知道,后面的境界可能就不会这么顺利了。

    感觉到身上黏糊糊的汗水和排出的身体杂质,易武白再次跳进湖里洗了一下。

    穿着短裤,拿着湿淋淋的上衣,看着自己瘦弱的身体因为完成了初级炼体而出现了一些肌肉线条,易武白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易武白这边欣赏着自己的身体,又一声尖叫从旁边传了过来。

    “啊!臭流氓!”

 第2章 拧衣服的少年

    一晚上被人骂两次“臭流氓”,易武白的脸都黑了。

    易武白扭头望去,只见一个少女搀扶着一个老人从旁边的草地上跑了过来。

    少女长得很是漂亮,明眸皓齿,欺霜赛雪,昏黄的路灯下看起来如同跌落人间的精灵,只是少女衣服上的血迹以及狼狈模样让这种感觉淡了几分。

    如果少女只是稍显狼狈的话,她身边的老人可以说是一身惨像了。

    老人身上的黑衣全是破损,不仅仅粘着草皮和尘土,更为严重的是衣服上一道道的破损的痕迹上还有渗出的血迹,有的地方仍然在流血。

    一看两人的模样,就知道两人不是大晚上来看湖景的。

    易武白还没有说话,老人赶紧开口阻止了少女。

    “二小姐,不要叫,不然他们又要追上来了。”老人深深地看了易武白一眼,开口劝道。

    听了老人的话,少女像是想起了什么,吓得连忙捂住了嘴。

    看到这一幕,易武白已经明白了,估计这两人是被人追杀的。

    没想到自己重生第一天,竟然就遇到许多人或许一辈子都遇不到的事情。

    苦笑着摇摇头,易武白准备转身离开。

    “年轻人,你就准备这样走吗?”老人突然开口说到。

    老人眼中闪过一丝厉芒。

    在他看来,这个少年的出现就非常奇怪,凌晨两点钟不回家,反而是在玄武湖这边洗澡,怎么看怎么奇怪。

    另外,自己和二小姐的现在正在躲避追杀,现在这个年轻人知道了自己的行踪,这就是一个隐患,不如……

    想到这里,老人慢慢推开二小姐搀扶着自己的手。

    看到老人的脸色和动作,易武白已经明白这个老人想要做什么了。

    “呵呵,怎么?想要杀人灭口吗?”易武白一挑眉毛,冷笑着说到。

    听到易武白说破了自己的心事,老人脸上闪过一丝意外和挣扎,看了一眼二小姐之后,老人脸上重新变得一片冷漠。

    “少年,你很聪明,怪只怪你运气不好。如果我能保护二小姐躲过此劫,必定保你家人一生富贵。”老人满是遗憾地说道。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啊?”易武白语气中满是嘲讽。

    一旁的少女此时终于听明白了两人在说什么了,连忙跑到了易武白身边转身伸开双手,拦着老人,就像是一只护着小鸡的母鸡一样。

    “白爷爷,不要杀他,他是无辜的。”少女挡在易武白身前,连声说到。

    易武白看着身前的少女,眼神中闪过一丝暖意,虽然那个老人自己并不放在眼里,可是这个少女的表现还是让自己很是欣赏。

    一旁的老人看到少女跑到了易武白身边护住易武白,顿时吓了一跳,如果这个家伙这个时候对二小姐下手的话,自己可是施救都来不及。

    “二小姐,你先回来,你先到我身边!”老人觉得还是要先把二小姐哄到自己身边。

    谁知二小姐却是摇了摇头,坚定地说到:“不,你先答应我,不能杀无辜的人。虽然他有点耍流氓,但是却不该杀!”

    听了这话,易武白差点没有喷出来,什么叫虽然有点耍流氓?自己大晚上在这里洗个澡流氓谁了?

    老人看着一脸坚定的二小姐,叹了口气,说到:“唉!是死是活就看命了。少年,希望你记住是二小姐饶了一命,老头子我不奢望你能救二小姐一命,只求有人问起你来的时候,你能装作不知道。”

    说完话,老人拉着少女就要离开。

    “看到了,在那边!”“快追上去,别让他们再跑了!”一阵喧哗声传来,只见七八个黑衣人从远处追了上来。

    看到跑过来的黑衣人,老人和少女的脸都白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些人这么快就追了上来。

    老人突然扭头看向易武白,张嘴问道:“少年,你会不会游泳?”

    易武白一愣,扫了老人一眼,没有说话。

    老人看着易武白手里的湿衣服,顿时感觉自己问的有点二了,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时间不好意思了。

    “少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求你一件事,你带着我家二小姐先跑,等到没人注意的时候,就跳进湖里逃走,我在这里拖延一下时间。如果你能够保护住二小姐的话,我们林家保你一世富贵!”老人开口说到。

    旁边的二小姐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老人想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拖延住足够的时间,换取自己的逃生机会,顿时脸上满是泪痕。

    “不,白爷爷,巧儿不走,巧儿不走!”少女哭着喊道。

    “二小姐,快走,不然没有时间了。少年,老头子求你了,一定要保护好二小姐,再坚持半个小时你们就能安全了。”说着话,老头冲着易武白深深地鞠了一躬。

    看着一脸哀求的老头一旁满脸泪水的二小姐,易武白淡淡地说到:“不用!”

    老人和二小姐都是一愣,啥?不用了?

    紧接着老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冷了下来。

    “少年,你以为这些黑衣人是来追杀我们的,所以觉得自己不参与进来就没有问题了吗?这样想的话,你就太幼稚了!”老人冷声说道。

    一旁的二小姐这个时候也忘了哭了,只是冷冷地看着易武白,眼神里挂上一丝难以置信,仿佛没有想到易武白是这种人。

    这一会的功夫,七八个黑衣人已经追了上来,把三人围了起来。

    “白老头,你倒是挺能跑啊!可惜你跑的再快,不还是落在了我的手上。”一个留着八字胡的黑衣人嚣张地说到。

    “我不知道你是哪一家派来的,但请你放我们一马,我林家愿意出双倍价格。”老人脸色铁青,紧紧地把二小姐护在身后,警惕地看着众人。

    “白老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一行就是要一个信誉,怎么能干杀鸡取卵的事情,既然接了这单,就要好好完成。动手!”八字胡冷冷地说道。

    唰!八个黑衣人都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在路灯下泛着寒光,慢慢围了上来。

    看着黑衣人为了上来,老人脸上闪着不甘,恨恨地看向易武白。

    如果不是这个少年耽误时间,或许自己和二小姐早就能跑掉了。

    如果这个少年答应自己的话,自己在这里周旋拖延下时间,或许二小姐也能安全。

    唉!可是这个家伙竟然以为这事跟自己没有关系,还说什么“不用”!可笑!

    哗哗哗!

    一阵水流击地的声音响起,在这种场合下显得极为突兀。

    众人扭头看去,只见易武白旁若无人地拧起来自己手上的衣服,一股股水流从衣服挤到了地上。

    白老头愣住了,林家二小姐也愣住了,一旁的黑衣人更是愣住了……

    特么什么情况,大哥!这里即将发生凶杀好不好?这里是犯罪现场好不好?你在这里洗衣服拧衣服,你特么能不能尊重一下双方当事人?

    “我原以为这个少年是个神秘少年,看来还是我想多了,这个家伙就是个智障!”想想自己因为他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才被追上,老人眼里闪过一丝悔恨。

    二小姐眼里则是闪过一丝笑意,没想到到了人生的最后阶段,竟然还看到这么有意思的一幕,还有人在这种时候拧衣服,太逗了。

    而旁边慢慢围上来的几个黑衣人则是一脸的恼怒。

    八字胡看向易武白,脸上带着冰冷的笑容,“本来还想着等送走了这两人再送你走,没想到你这么着急。老六,先送这个脑残上路吧!”

    一个黑衣人朝着易武白走去,狞笑道:“小子,不要怪你六爷,要怪就怪你运气太差了!”

    说着话,老六拿着匕首扑了上来。

    “啊!快躲开!”二小姐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就闭上了眼睛,生怕看见血腥的一幕。

    白老头也想动身营救,看了一眼身后的二小姐,最后又放弃了。

    叹了一口气,白老头扭头看向一边。

    砰!

    “啊!”

    一声惨叫传来,一道身影飞速倒回了黑衣人的阵营,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众人连忙低头,地上躺着的,赫然是刚刚飞扑上去的黑衣人老六。

    再看少年!

    哗!还在拧衣服!

 第3章 纽扣杀人

    “啊!你没事啊!太好了,太好了!”林家二小姐从白老头身后冲了出来,跑到易武白身边高兴地说到。

    白老头看到二小姐跑了过去,赶紧跟了过去,虽然他没看到易武白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好像明白了易武白刚才说的“不用了”是什么意思。

    易武白微笑着看了一眼替自己高兴的二小姐,眼中闪过一丝暖意。

    剩余的七个黑衣人手忙脚乱跑到老六身边,却发现老六已经彻底晕倒了,一个脚印清晰地留在了他的脸上。

    黑衣人们面对着易武白,清晰地看到了这少年只是迅速地出了一脚,老六就已经飞了回来,而少年却是面不改色。

    “抱歉,恕我们眼拙,原来您是一个练家子。今天的事情请您不要插手,我们回头另有厚报。”八字胡眼里闪过一丝忌惮,尴尬地开口说到。

    站在易武白身旁的白老头和林家二小姐一听这话,顿时紧张起来,纷纷看向拿着湿衣服的易武白。

    特别是白老头,心里隐隐有一阵后悔,自己如果对这个少年态度好点的话就好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最后竟然变成了这样,竟然是要看这个少年来决定他们的命运。

    易武白满不在乎地拧干自己的衣服,抬头看了一眼八字胡,又扫了一眼白老头,笑着说到:“你们随便对老头出手,我不会插手的。”

    白老头顿时脸如灰色,不过想想自己刚才对易武白的态度,确实也没有理由说什么了。

    二小姐脸上更是一阵失望。

    八字胡黑衣人大喜,使了一个眼色,一旁一个瘦高个高兴地走了过来,伸手抓向二小姐。

    白老头刚要动手阻拦,只听就“砰”一声响,瘦高个已经飞到了老六身边,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跟老六一样,脸上同样是一个脚印。

    八字胡脸上的笑容顿时冷了下来,扬了扬手中的刀,狠声说到:“朋友,你耍我们了”

    易武白摇摇头,“我很遵守承诺啊,我让你们随便对这老头出手,可没说让你们动这小姑娘;再者说了,我说不插手就不插手,现在只是插了脚而已”

    听到这个解释,林家二小姐又笑了起来。“这个家伙,好讨厌,老是吓唬人。”

    一旁的白老头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样一个神奇的少年选择帮助自己这边,或许今天真的能够逃过一劫。

    八字胡和其他黑衣人则是没有这么多想法了,“一起动手!”一声厉喝,六个人齐齐拿起自己手里的匕首扑了上来。

    白老头和邻家二小姐还来不及尖叫,易武白就已经动身了。

    只见他身如游龙,一脚踢出,如神龙摆尾;手里的湿衣服甩出去,似苍龙出洞。几个黑衣人只感觉还没有扑到眼前的人已经不见了。

    还没找到,就感觉一阵巨力袭来,紧接着就是腾云驾雾,倒地不起。

    林家二小姐和白老头都惊呆了,他们也猜到了易武白可能会一些功夫,但是绝没有想到他可以这么轻松就把几个追杀了他们半天的黑衣人给放到了。

    “他这么厉害,是不是老天爷给我派来的英雄啊?”林家二小姐眼里泛出了异样的光芒。

    白老头看了一眼眼放光芒的二小姐,又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看不透的少年,开口说到:“谢谢这位先生,江市林家永远感激您!”

    易武白扫了一眼恭敬的白老头,心头闪过一丝鄙视。

    老头感谢的时候专门提到江市林家,意思就是指明自家二小姐的身份,让易武白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有什么别的想法。

    易武白摇了摇头,这些凡夫俗子,还以为这些身份、地位、权势、金钱有多么重要,可知这一切在易武白心中就是无用之物。

    任你富贵倾世、权势滔天,我自一拳破之!

    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的实力才是最可靠的。

    看了白老头这个态度,易武白顿时大感无趣,就要转身离开。

    “小子,你找死!”低沉的语调带着满满的恶意,在玄武湖边响起。

    易武白转身,只见八字胡从地上慢慢爬了起来,手里面赫然拿着一把手枪。看来是对八字胡的判断不是很准确,没有彻底踢晕他。

    易武白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只是根据“前身”的记忆知道这个东西的威力很大,自己炼体初期的实力究竟能不能躲过这个自己也不知道。

    一旁白老头和二小姐更是脸色惨白。

    本来以为遇上了一个神奇的少年,终于躲过一劫,没想到这些黑衣人竟然是带着手枪来的。

    华夏对于枪械的管制是非常严格的,既然这些黑衣人能够带着枪械来到这里,说明了他们的对头对他们的命是多么的渴望。

    八字胡其实本来也不想动用枪的,因为他知道这个国家对于枪的管制是多么严格。

    如果仅仅是动匕首动刀的话,这就是一起普通的凶杀案,可是一旦动了枪的话,这个事情就不是那么容易抹掉痕迹了。

    但是,今天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一个少年,逼得他不得不动枪才能解决问题,八字胡心里也是大恨。

    “你不是能打吗?来啊!再动手啊!”八字胡拿枪指着易武白,语气中有些歇斯底里。

    “哼!懦夫!”说着话,八字胡拿脚去踢几个倒在地上的黑衣人,看看有没有谁没有彻底晕倒。

    毕竟能多几个帮手的话,会方便很多。

    易武白一直眼睛盯着八字胡,见他低头去踢晕倒在地的小弟,顿时一喜。

    就是这个时候!

    易武白顺手从手里衣服上摘下一个金属,真气贯冲手腕,伸手一扬,那金属化作一抹流光直奔八字胡手腕。

    八字胡还在低头踢着自己兄弟,只感觉自己手指一痛,食指和中指直接跟手掌断开,掉到了地上。

    八字胡少了两根手指,再加手上的疼痛,手枪再也拿不住,啪啦一声掉在了地上。

    再一抬头,那神奇少年如同大鸟一般飞奔过来,一脚踢了过来。

    易武白再次一脚踢晕了八字胡,缓步走到白老头和林家二小姐跟前,开口说道:“好了,已经全部解决了,我走了。”

    “谢谢,谢谢先生!”白老头只觉得恍如梦中,刚刚八字胡拿出了枪的时候,自己感觉彻底没有了希望,可转眼间这少年就再次把八字胡打晕。

    白老头突然有些后悔刚刚自己对易武白的态度。

    “你,你叫什么名字?”一旁的林家二小姐面带娇羞,声音细小,如果不是易武白已经炼体初期,根本就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微微一笑,易武白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要转身离去。

    易武白刚要转身,突然耳朵一动,紧接着就是脸色一变,猛地把手朝着林家二小姐胸前抓去。

    二小姐整个人都傻了,猛地往后一躲,但还是感觉胸前被抓了一把。

    见到易武白的流氓行径,白老头大怒,伸手朝着易武白打来,“流氓,找死!”

    对于两人的反应,易武白没有在乎,顺势转身,刚刚从二小姐胸前摘下的纽扣直接脱手,如同子弹,瞬间扔向身后。

    白老头一拳打在了易武白身上,却发现易武白毫无反应。

    伸头望去,白老头才发现最早被易武白踢飞的黑衣人老六拿着枪一动不动,而他的眉心一个小小的洞口正在滴血。

    白老头瞬间明白,原来自己错怪了易武白。

    二小姐也是一愣,本以为易武白起歹心对自己袭胸,可看到黑衣人老六的惨像,也愣住了。

    拿着枪的老六更是到死也不明白,自己偷偷捡起枪站起来开枪,只需要三四秒的时间,可结果却是自己只是感觉脑袋一痛就没了知觉。

    “你们最好赶紧检查一下所有人,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假装晕倒的。”易武白冷冷地撂下一句话,接着转身离开。

    林家二小姐还想说些什么,最后却用手捂着被易武白意外抓了一把的胸口,脸色通红地说了句:“我叫林巧儿!”

    白老头看了看自家小姐,叹了口气,没有强留,道声抱歉,然后赶紧过去把枪拿在手上,仔细检查起黑衣人来。

    等他看到被纽扣射中眉心死掉的黑衣人老六时,猛吸了一口冷气:“力贯纽扣,十米杀人,这少年恐怕已经到了‘暗劲’修为,必须赶紧向家主汇报!”

    而一旁的二小姐却是走到八字胡身旁,捡起了地上一块金属,上面赫然写着“金盛高中易武白”

    “这下看你往哪跑!”捂着自己的胸口,林二小姐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和娇羞。

上一篇:《我后背有条龙》TXT全文下载

下一篇:《都市超神小舅子》TXT全文下载

吉ICP备10001336号  |   QQ:855105555  |